Lawrence Livermore国家实验室

VIRTALIS 技术成为美国核聚变标的一部分

  • LAWRENCE LIVERMORE国家实验室是做什么的?
  • 超过半个世纪,Lawrence Livermore 国家实验室一直应用最新的科学与技术来提高美国国家安全。

    通过促进核武器科学和技术的应用,为了满足在冷战最高点时国家安全需要,于1952年成立了该实验室。知名物理学家E.O. Lawrence 和Edward Teller主张在Los Alamos创建第二个实验室来增强实验室的工作量。

    在加州大学的伯克利校园的实验室,Lawrence 已经创建了通过多学科团队如何执行大规模模型。在加州大学首席总监Herbert York的承诺支持下活动已经在Livemore开始,来跟随Lawrence的科学团队方法和成为一个“新想法”实验室。

    随着从高可生存的潜艇能发射的核弹头的设计,Livermore 开启首次主要的突破。 在Livermore 和 Los Alamos生物技术的开发,如染色体生物标志物和高速细胞分类器, 使得人类基因染色体计划于1987年上线。这个多实验室计划最终变成了国际间的努力,并于2000年完成了人类基因的排序。

    在1970年代,Livermore 启动了其激光研究方案,一直处于激光科学与技术的前沿。一系列从未有过的大型激光探索惯性约束核聚变在国家点火设施(NIF)达到顶点。

    在21世纪,实验室发起了能源安全的主要尝试。该工作主要瞄准可持续能源资源和技术的开发,并减少对环境的影响和提高我们队气候变化的理解。

  • VISIONARY RENDER 如何帮助研究
  • 自2014年开始,Virtalis’ Visionary Render 软件已经被Lawrence Livermore国家实验室在核聚变研究中的科学家和光学/机械设计工程师所使用。Visionary Render 替换了过时的软件来对模型进行可视化,帮助科学家在NIF计划试验的变化。

    “我们的NIF模型不仅超大而且极其复杂。它的模型来源于好几个CAD平台和中性的CAD转换格式。毫无疑问,采用标准的CAD程序来评审模型异常困难,主要是太大了以至于无法实时浏览。带着恐慌不安我们将文件从比较老的软件转入到Visionary Render,不但所有的事情都完美地转入,而且带来了视觉化的升级-突然所有的表面看起来都是如此的逼真。”

    —Paul Bloom, Lawrence Livermore机械设计师

  • 国家点火设施实验
  • 许多NIF实验的目标是创建自持的核聚变燃料制造比需要更多的足够的能源“燃烧”(氢的同素异形体氘和氚)来启动核聚变反应,称之为点火。激光束通过体育馆大小的设施放大,进入目标燃烧室聚焦在豌豆大小低温冷冻的核聚变燃料上。 NIF的 192个激光束在球形目标燃烧室穿行1500米,从开始到结束只需要仅仅5毫秒。

    随着NIF于2009年建设完工,科学家集中安装,资格审核和集成设施的许多系统,以及要求的科学平台来支持不同的广泛地实验。 2011年主要着力于开始点火的精度试验,现在成百上千的物理学家、光学工程师、机械设计师、电气设计师和机械工程师同时工作于该项目。

  • 第一次在虚拟世界测试变化
  • 所有级别的科学家、工程师、设计者发现使用Visionary Render软件可视化设施的模型对决定未来设计可能性有极大的帮助,比如在复杂和拥挤的空间中安装现有的诊断硬件,特别是在球面的目标燃烧室。 进入燃烧室入口的视野给了一个逼真的可可变的视角,模拟诊断设备安放在入口可以“看见”的上面,以及可能产生的认可干扰问题。干扰检查模拟尤其有用,允许通过NIF设施完全填充的展示来移动虚拟模型可以优化装配和运输路线。

    “Visionary Render在我们需要测试燃烧室的比较方案时真正证明它的价值。最近,我们需要遮挡一部分区域,但是不清楚是否激光光线会从哪里漏掉。我放了一束虚拟的绿光源进入我们的Visionary Render 模型,立刻看到哪里需要遮挡。我们还使用我们的模型来追踪发生的每一个物理变化,由于里面极其地拥挤,因此任何新的设备都需要彻底测试以确信在一个潜在的危险环境之中是否对安装、增加健康和危险有影像。这就是所支付的VR系统提供的更高级别的全沉浸式体验是如此的超值。我们的头显设备允许从不同的视角体验3D模型。 ”

    —Paul Bloom, Lawrence Livermore机械设计师


未来现实[www.afutureality.com] copyright (c)2016-2025 ALL Rights Reserved